网站地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强帮侦探专业提供各类调查服务,已有5000多成功案例,是一家专业的广州调查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19872720007

专业的调查与第三方取证


擅长处理婚姻调查以及寻人查址

热门业务关键词:婚姻调查,商务调查,打假维权,寻人查址
联系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 19872720007
联系人:朱经理
联系电话:19872720007
为什么说公司打假艰难?
作者:强帮侦探  时间:2020-05-29 14:47  来源:互联网   浏览:

中国为什么造假容易,打假难?造假,谁是最大受益者?

很显然,最大受益者才是最大支持者。

由于重要专利在外国企业手里,中国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投鼠忌器

今天广州打假维权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硬糖创始人李沁总经理的一篇文章《创业公司如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谈到了现实中被侵权及侵权者违法成本低问题。知识产权保护是社会转型创新的重要前提,广州打假维权也愿意对此问题谈一点看法:

目前,大家都感觉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似乎不很给力,违法侵权成本很低。造假很容易,打假很难。

那么先分析一下,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执法部门的执行力不到位?还是“不想执行”?如果是“不想执行”,原因又是为什么?

先说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截至2011年底,全国机动车驾驶人达2.36亿人。其中至少有5千万人涉及“酒驾”。在几十年当中,酒驾曾经是无数驾驶员习以为常的恶习。但是,只要政府真的想管了,出台一个政策“酒驾拘留、醉驾判刑”,所有的酒驾一年时间销声匿迹。

类似的例子还有闯红灯,以前中国人普遍不把闯红灯当回事。但现在政府想管这事了,出台一个“闯红灯扣六分,闯四次吊销驾照”,立即就没闯红灯的了。

甚至于,我们更广泛的回想一下,政府想打击的任何一种事情,没有打击不了的!历史上任何“虎”在国家机器面前都不堪一击,是绝对弱势群体。而所有现在这些造假者,与那些“虎”相比,连耗子都算不上。虎们惶惶不可终日,耗子们却沐猴而冠,堂皇于闹市——荒诞的背后一定有其存在的逻辑。

至少广州打假维权可以据此知道:政府的执行力实际是超强的——唯一的问题是政府想做什么?而不是执行层面的做的了、做不了。

首先要承认一个事实:尽管中国企业和个人已经拥有了数百万项专利,但是多数都是些细枝末节修修改改的外围专利(发明专利亦是如此),真正的重要创新专利、关键专利多数是在外国企业手中的。

在这个前提下,国家现在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其实是处于“投鼠忌器”的两难境地:

不保护知识产权,则社会的转型升级无法完成,构建创新型社会无从谈起;

而保护知识产权,则因为现在很多重要的、核心的知识产权所有人是外国企业,由此会直接打击众多中国企业。

由此可见,表面看是“政府管不了仿冒”实则是“政府在那个阶段不想管”——在那样一个时间段里,政府只有支持仿冒才是最符合国家利益的。

一个国家,越是落后越需要仿冒;越是先进越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这是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采取的治国策略,只有这样才能使国家、民族利益最大化。

因此,在发达国家没人敢仿冒,因为国家利益与知识产权是一致的;

在落后国家全部都是假冒伪劣遍地开花,因为国家利益与假冒伪劣是一致的。

经过37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在世界名列伯仲,一般性工业技术制造能力全球第一,生产能力早已经远远大于需求。进一步的发展必须靠转型创新,必须改变以前的经济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创新型社会——而创新型社会的前提就是保护创新,不保护创新,社会公众能去创新吗?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两利相较取其重;两害相较取其轻。反复掂量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与不保护,何时保护、何时不保护,中国政府其实从来都心知肚明。

在这样一个社会转型时期,采用“适度的内外有别”保护政策,应该是最佳选择。

作为大众、企业公民,一方面是呼吁政府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但更重要的是要做出更多的高质量的创新,掌握足够多的关键专利、核心专利,才会促使政府增加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当中国企业、个人拥有足够多的核心知识产权时候,中国政府对仿冒者赚一罚十,只是出台一个文件的事情——也许有些人对政府文件不以为然,那好,请现在去开车闯红灯试试,酒驾一次试试,立即就知道什么叫“政府规定”了。

后注:发达国家对侵权是“惩罚原则”,所以处罚力度很大;而中国目前还只是“填平原则”,它使“打假”从经济上成为“成本高、收益低”的行为,说白了就是打假入不敷出,所以看上去处罚力度小。

假如政府出台一个“假一罚十”政策,不出一年,所有造假者全部消失。道理很简单:如果打假成本十万元,所得罚款一百万元。则不仅社会上一月之内会成立数万家“文武双全打假公司”,而且即便是某些造假者也会改行“打假”,甚至造假者内部也会“大义灭亲”。相反,假如打假成本一百万元,而所得罚款仅十万元,那结果就必然是造假泛滥成灾,本来没造假的也会去造假。。。

因此,“打假成本低、收益高”时候,打假就很容易;反之“打假成本高、收益低”,就势必打假难。所谓“造假者众多,分布巨广、犄角旮旯打不到”只是浮云,它最多只是某种意志的一个表面体现。

但是,政府并不是不知道“对侵权的惩罚原则”,而仅仅是因时制宜而已。要想让政府施行对知识产权侵权“惩罚原则”唯一的办法就是“中国企业掌握足够的核心专利”,舍此之外,只能适得其反。

世间万物,荣辱浮沉,并非人力,而在“天意”。所谓“风口”其实就是“天意”。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诚信网站